’杨翠英、苏川药、杨玉香、邢翠莲在旁听说

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在位时间很长,共45年,但政绩却乏善可陈。他把一生中大部分的精力用在修道、寻求长生不老之术上,任用道士遍搜珍稀药材炼丹。他的昏庸加上奸相严嵩擅权,使嘉靖中后期民怨沸腾,更有人用他的年号来挖苦他:“嘉靖嘉靖,家家皆净。”皇宫的宫女也不堪虐待,悄然来到熟睡的嘉靖帝身旁,试图杀死这个万人之上的君王。

记载此事最详细的,当属当时任刑部主事的张合。张合文人,退休后着书《宙记》,记载了此事的详细经过:

图片 1

嘉靖二十一年十月二十二日,奉懿旨杨金英,系常在、答应供说:“本月十九日,有王、曹侍长(指王嫔、曹妃即端妃,这是方皇后冤枉她,此人因貌美被嘉靖帝宠幸,对谋弑之事根本不知情)在东稍间点灯时分,商手里!’杨翠英、苏川药、杨玉香、邢翠莲在旁听说,杨玉香就往东稍间去,将细料仪仗花绳解下,总搓一条。至二十二日卯时分,将绳递与苏川药,苏川药又递与杨金花拴套儿,一齐下手。

姚淑翠掐着脖子。杨翠英说:‘掐着脖子,不要放松!’邢翠莲将黄绫抹布递与姚淑翠,蒙在胸前,王槐香按着左手,关梅秀拿着两腿,姚淑翠、关梅秀扯绳套儿。张金莲见事不好,去请娘娘来。姚淑翠打了娘娘一拳。王秀兰打听陈芙蓉说:‘张金英叫芙蓉来点着灯。徐秋花、邓金香、张春景、黄玉莲把灯打灭了。’芙蓉就跑出叫管事牌子来,将各犯拿了。”

图片 2

嘉靖帝被数个宫女这么一勒,当时处于休克状态,方皇后唤来数位御医,没一个人敢用药,都怕担责任被诛九族。最后,太医院使许绅颤巍巍调了一副“峻药”,给已成死人的皇帝灌下。就这样,数个小时后,嘉靖帝吐淤血数升,缓过命来,静养多日,才能视朝。

对于这次的壬寅宫变,有好多种解读,正史中记载是可惜明世宗嘉靖帝对修道成仙已近于癫狂,为采集甘露饮用,日命宫女们凌晨即往御花园中采露,导致大量宫女因之累倒病倒,遂演壬寅宫变。

但小编推测,这些宫女是嘉靖皇帝为采集经血而留在宫中的少女,试想一下,即使是干活累倒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谋杀皇帝,除非是遭受了身心极大的侮辱,实在忍受不住了才会谋杀皇帝。

嘉靖帝当时所服用的丹药不外是秋石、红铅之类。所谓秋石,就是用童男的尿去其头尾,熬炼成如精盐一类的结晶体;所谓红铅,则是用童女初潮的月经血加以熬炼成辰砂状。陶仲文向嘉靖帝进献的丹药名为“先天丹铅”,炼制方法是“取童女初行月事炼之如辰砂以进”;陶仲文的儿子则特炼制“小涵丹”进献,被授官为尚宝少卿;他的孙子则进献了“九白丹”和“兜肚香袍”。

图片 3

嘉靖帝觉得这种先天丹铅服之有效,于是便开始广选民间少女入宫。从嘉靖十九年开始,选取秀女入宫的名额开始大大增加。这些被选入宫的少女如何供炼药用,世人不知其详,但她们肯定是在练丹术士的监督下采集经血,其间必定备受侮辱和摧残,还有记载说是要1000少女的初次经血同时服用,但是1000少女不可能同时初潮,便让少女服用激素药来促使其初潮的来临,从当时及后人的一些诗文中,不难看出其中的痛苦之情。明人王世贞在其所作《西城宫词》中慨叹这些童女的命运道:“两角鸦青双筯红,灵犀一点未曾通。自缘身作延年药,憔悴春风雨露中。”清人史梦兰作《全史宫词》,对明代世宗有词曰:“太极衣方进御来,春风憔悴闭楼台。玉颜空预良家选,只为延年作药材。”

由此可见,宫女是实在承受不了这种对自己身心的摧残才导致的壬寅宫变,而嘉靖皇帝也实在是个奇葩,为了长生竟然什么都吃,让我等后人实在有些受不了啊!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本文由北京28发布于北京28-文物考古,转载请注明出处:’杨翠英、苏川药、杨玉香、邢翠莲在旁听说

相关阅读